一向以低調著稱的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本周六將迎來54歲生日。如果有生日願望的話,他多半不會選擇過今天這種頻繁拋頭露面的生活。然而,作為全球市值最大公司的掌門人,庫克又必須接受這樣的現狀,因為他“熱愛蘋果”,視蘋果為生命。    
  自2011年8月24日獲任蘋果CEO以來,不喜張揚的他,總是被人們拿來與特立獨行的前任喬布斯做比較。蘋果推出的新品市場反應良好時,一些人會認為“這是喬布斯生前已經安排好的”;如果新的產品或服務不盡如人意,必然有人會說“沒了喬布斯,蘋果也沒戲了”。在這些或有根或無據的質疑聲中,蘋果的股票價格雖起伏不斷,但還是三年蟬聯全球市值最大公司,今年更再次超過谷歌,成為世界最具價值品牌,品牌價值983億美元,幾乎是2000年(66億美元)的15倍。在機構投資者看來,庫克作為“抓錢手”是相當出色的,無怪乎在外界動輒不看好這位繼任者的情形下,他們卻爽快為庫克投下了信任票。
  那麼,庫克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能說出記者名字
  與傳說中的喬幫主相比,庫克隨和太多。
  10月21日至24日,庫克今年第二次來訪中國。這也是他出任蘋果CEO以來連續四年訪華,對中國市場的青睞顯而易見。《經濟參考報》記者藉機專訪了他,一進門,就聽到庫克說出記者的名字並主動問候,讓人感覺既意外又親切。
  記得2013年1月10日記者曾首次專訪庫克,也是他作為蘋果CEO首次接受外國媒體的專訪。當時,庫克首先簡要介紹了公司上年的業績,說了幾句後便主動停住,問記者是否需要翻譯。問答開始前,他又主動表示“願意回答你的任何問題”,儘管有些問題他永遠不會正面回答,比如蘋果下一步將推出什麼新品,但他謙和的姿態確實讓蘋果顯得不那麼高高在上、拒人千里。
  在最新的產品發佈會後,庫克一齣現在展示廳,就被在此體驗和拍攝產品的記者團團圍住。他對所有提問來者不拒,還在回答記者甲的問題間隙,跟記者乙問好,和記者丙握手,可謂“八面玲瓏”。作為蘋果CEO,跟未必認得全的記者打招呼,放下身段,與大家打成一片,除了隨和,更顯誠意。
  本次訪華期間,庫克閃電訪問鄭州富士康科技園。庫克的現身,讓富士康職工張帆“很驚訝”“很激動”。以前只在電視上見過的庫克,就坐在張帆旁邊,拿起一部iPhone6 Plus請教她如何檢驗。這是張帆最熟悉不過的,因此可以聊得“滔滔不絕”。在張帆看來,庫克給人的印象是和藹可親。而庫克也毫不吝嗇地誇獎了張帆的英文。
  享有“運營天才”美譽
  近三年來,庫克主持的新品發佈會,總會遇到一些類似“沒創意”“吃老本”的吐槽。一方面,自2007年有劃時代意義的智能手機iPhone面世以來,蘋果的確鮮有影響力和號召力大大超越它的新品推出;另一方面,人們內心或多或少把對喬布斯的預期轉移到了庫克身上,當意識到這種預期出現對象錯位時,更容易產生“此後世上再無喬布斯”的失落感。
  世上沒有兩個蘋果是一模一樣的。庫克不是喬布斯,喬布斯亦非庫克。效力蘋果已經16年的庫克有“運營天才”的美譽,當年喬布斯也正是看中了他在這方面的卓越才能,將其延攬麾下。
  一個近乎極端的例子是,為了幫助蘋果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庫克不斷壓縮庫存周期,從接手時的數周縮短到數天甚至十幾個小時。他與喬布斯的完美配搭,將一度掙扎在破產邊緣的“蔫”蘋果變成了資本市場上的“金”蘋果。
  如此顛覆性的變化,對機構投資者而言,當然是再激動人心不過了。然而,在一般公眾眼中,仍然不如一部手機帶來的震撼讓他們心心念念。
  對此,庫克似乎並不在意。在公開場合,他仍然不遺餘力地推介蘋果的產品,最常用的詞則非“偉大”(Great)莫屬。
  美國西部時間9月9日上午10點,庫克迎來了他的“偉大時刻”:在發佈大屏幕蘋果手機iPhone6和iPhone6 Plus的同時,為蘋果支付(Apple Pay)和蘋果手錶(Apple Watch)揭開蓋頭。後兩者被一致視為“全庫克”產品(服務),套用以前吐槽者的說法,它們都不是喬布斯生前的部署。其實,大屏幕手機、小屏幕平板電腦(iPad mini)也不是喬布斯生前的部署,甚至可以說是他深惡痛絕的,但庫克還是毅然推出了。
  北京時間10月17日凌晨,蘋果召開“久違了”的主題發佈會。在這場發佈會上,庫克說iPhone6是“史上最好蘋果手機”,iPad mini的用戶滿意度則達到了100%。
  市場反應佐證了庫克的自信。以分別採用4.7寸屏和5.5寸屏的iPhone6和iPhone6 Plus為例,這兩款大屏智能手機全球上市首日預訂量就超過400萬部,遠超蘋果預期。在工信部9月30日宣佈iPhone6獲得進網許可後,中國聯通預約開啟兩小時預約量即突破60萬台,市場反應熱烈。自10月17日這兩款手機正式在中國內地上市以來,一機難求的狀況持續至今。庫克在接受專訪時,沒有透露iPhone6的最新發售情況,但表示“非常滿意”。
  蘋果手錶的研發已歷時三年,徹徹底底是庫克團隊的智慧結晶。庫克對它的定義是沒有定義。他認為,蘋果手錶是可以作為所有蘋果產品的控制器,但這隻是其中一個功能而已,未來會有很多領域可以通過蘋果手錶來操控。“蘋果手錶的功能非常豐富,我想甚至我們這些已經研究它三年的人,也未必能想到它可以做的所有事。人們將發現從自己的腕上可做的事情是無限多的,並開始考慮沒它可怎麼活。”
  戲稱自己為“測試員”的庫克透露,早在對外宣佈蘋果手錶之前,他就已經在家中用上了,不過得“拉上窗帘”。對於微軟將推出智能手錶的傳言,庫克表示歡迎競爭,因為蘋果已經習慣與大大小小的公司競爭,競爭會讓蘋果更優秀。
  蘋果支付—定會進入中國
  庫克對蘋果支付的鐘愛溢於言表。這不足為奇,從全球來看,移動支付的趨勢已然明顯。
  在他來訪前夕,傳出沃爾瑪及其盟友正在研發另一個移動支付平臺,可以繞過信用卡公司,而這正合商戶心意。
  面對競爭,與信用卡公司站在一邊的蘋果支付前景如何呢?
  庫克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蘋果支付的前景巨大,是新的支付領域中比傳統信用卡更便捷、更安全、更私密的一個手段。絕大多數公司在顧客支付的同時試圖收集他們的信息以便賣給廣告公司,定向投放廣告。蘋果公司不收集任何這樣的信息,而是尋求比信用卡更安全的支付方式。新的支付方式必須更出色,才會吸引更多人使用。最終當足夠多的商家加人,顧客會要求其他零售商也提供這種支付方式。
  他表示雖然不清楚沃爾瑪及其聯盟正在做的是什麼,但會鼓勵他們不論打算做什麼,都嘗試一下蘋果支付,把決定權留給顧客。
  在談及到目前為止,蘋果支付的支持銀行主要是美國的銀行,這意味著很多中國消費者無法使用這種支付方式時,庫克顯然很激動,沒等記者把話說完,就快語速堅決地說:“讓我清晰地表達一下:我們希望將蘋果支付引人中國,這一點非常明確。我無法告知何時進人,但一定會進人。”
  “我非常確信有足夠多的人希望使用蘋果支付,它將在此獲得成功。中國是我們的主要市場。蘋果所做的一切,都希望投放到這個市場,蘋果支付就名列榜首。”他說。
  從北京剛剛返回丘珀蒂諾(蘋果總部所在地),庫克便出現在由《華爾街日報》主辦的WSJD Live全球科技大會上,與他同時現身的還有來自中國的馬雲。不到一周前,兩位巨頭還未曾謀面,24日,他們同為新任顧問,一起出席了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顧問委員會2014年會議。茶歇期間,經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介紹,兩人第一次見面握手。27日,有消息稱,他們已經在“談婚論嫁”了。馬雲表示對蘋果支付“非常感興趣”,而庫克則更直接地說“本周晚些時候,我們將探討‘聯姻’事宜”。
  消息傳來,各方反應熱烈,有人認為蘋果與阿裡巴巴是強強聯合,所向必將披靡;也有人認為雙方不夠互補,蘋果支付借支付寶登陸中國未免過於樂觀。但不論怎樣,達成“一見鐘情”式的合作意向,必然是雙方都發現了讓他們眼前為之一亮的共同利益。
  另外一種合作,前景被看好,推進卻緩慢,比如蘋果與中國移動於2013年12月23日宣佈達成合作協議。中移動董事長奚國華用“戀愛6年,今天終於結婚”來描述推動過程。他直言,其間公司內部有過猶疑的聲音,但最終雙方堅持促成了合作。從時間上看,這項合作的談判在喬布斯時代就啟動了。雙方高層也確實為此接觸過。雖然有外界認為,二者的合作沒有趕上黃金期,類似引人iPhone4對中國聯通業務的貢獻已難以再現,但雙方優勢互補明顯,在iPhone5、iPhone5s和中移動4G業務的推廣方面各有所得,可謂雙贏。
  中國是全球最大移動通訊市場,蘋果則與三大運營商先後達成合作協議,為今後的深度發展打下了基礎。而這一切,庫克功不可沒。
  妥協與強硬
  善於傾聽與合作,是庫克獲得的好評之一。有時候,這可能會給人留下“妥協”的印象。
  2012年9月,出任CEO剛滿一年的庫克就蘋果地圖服務錯誤頻出向用戶致歉,並建議他們在蘋果改進地圖產品服務期間,使用谷歌等競爭對手的相關服務。此言一齣,震驚四座,這樣的舉動在蘋果歷史上太罕見了。人們還未從對喬布斯桀驁不馴的頂禮膜拜中自拔,卻突然被庫克嚇醒。但在當時,庫克除此之外,並沒有多說什麼。後來陸續透露出的信息,還原出這樣的情節:庫克要求蘋果地圖應用負責人斯科特·福斯塔爾(Scott Forstall)向用戶致歉,遭到拒絕。而出於對用戶負責的考慮,庫克親自出面道歉。
  福斯塔爾是喬布斯最信任的重臣之一。上月出版的一期《彭博商業周刊》在對庫克的獨家專訪中,用“聽得到呼吸”來形容人們聽到他們的CEO宣佈解雇福斯塔爾的驚詫。說話不疾不徐的庫克,用行動顯示妥協與強硬不是對立而是統一的。
  庫克對蘋果的管理或者說修理是全方位的。他認為,蘋果作為一家全球知名的高科技公司,應該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環保、慈善、教育等“非主流”事務逐漸回歸蘋果。去年6月,前任美國環保署署長、化學工程師出身的莉薩·傑克遜出任蘋果負責環境策略的副總裁。這在跨國公司當中絕無僅有。
  四年前,公眾環境研究中心等非政府組織的調查報告顯示,蘋果等多家公司在華供應商存在環境問題。2012年1月,蘋果發佈供應商年度報告,提到對14家供應商開展環保特別審核,並推動其整改,同時一改過去不透露供應商的態度,公佈了百餘家供應商的總公司名稱。蘋果官網掛有這份名單。2013年,公共環境研究中心等五家組織發佈報告確認,“蘋果大幅提升透明度並開展綠色採購,成功撬動一批材料供應商實質性改進了環境表現”。
  公共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回顧說,蘋果的供應鏈環境管理曾有較大問題,經過整改,現已處於領先地位。雖然環保出問題的供應商不僅為蘋果一家供貨,但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蘋果是最積極也是最投人的,用打造最好產品的精神來解決環境問題,後來居上,理念和行動都非常領先。
  這樣的變化,不得不說與庫克的“妥協”與“強硬”關係密切。
  期待登上長城
  庫克坦言記不清自己來中國多少次了,護照上“已經有很多中國的人境章了”。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他第一次來中國,目的是考察工廠。加人蘋果高層後,他來訪的次數更多了。雖然喬布斯從未到訪中國,但庫克總是會跟他講自己的中國之行。“服務於中國的消費者始終是蘋果的目標”,“中國是蘋果最重要的市場”,“中國成為蘋果最大市場只是時間問題”,“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國發佈蘋果新品”……庫克對中國的重視異乎尋常,一方面中國市場潛力之巨大,回報之豐厚,確實讓人難以抗拒;另一方面,說起來,庫克還算是位中國親戚。
  一向看重個人隱私的庫克,在接受專訪時曾透露自己的弟妹是華人。而且,他和弟弟一家每年都一起度假,他很喜歡10歲的侄子。庫克說還曾把侄子送回中國過暑假,讓他在這裡待了四個星期,跟他的姥姥、舅舅們在一起。
  庫克喜歡國家公園和戶外運動,因為戶外運動可以幫助他“保持頭腦清醒”。在中國,他很想體驗的一個戶外活動就是爬長城。不過由於公務繁忙,儘管頻繁來訪,他還是沒時間實現這個心愿,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實現,但他仍然堅信一定有機會登上長城。
(原標題:“削”蘋果的庫克)
創作者介紹

hero

mk44mkaq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